“剑神山?”狂刀刀尊忽然以一种奇怪的口气道“居然是那剑神山?此山当真是有着极大气运,到哪里都有它的名,契机既然和剑神山有关,便不能有丝毫小觑之心,事不宜迟,稍后我会亲自出手,一举将其摄来,一旦得手,当火速退至你紫宵剑宗,免得徒增变故!”
 
    紫宵剑尊道“我正也是因为剑神山的特殊,故而才让一小辈兴风作浪,没有抬手将其镇压,不过,剑神山的一切,多年前我便已经观其细微,对我而言,已经没有任何隐私秘密,此番如若顺利,我当顺手将剑神山夷为平地,方能泄我心头之恨!”
 
    狂刀刀尊道“剑神山的确有负你紫宵剑宗,此事一概来龙去脉,我岂会不知?这等事情,你只管随心所欲,剑神山也是该到了彻底抹除的时候!”
 
    二人对话之间,早已经朝剑神山方向而去。
 
    隔不多时,却见前方平地之上,出现了一座城池,此城池已经残破不堪,正是不久前高岳退走剑神山之后,发现的那座城池。高岳留下一个次念头,守住少年高岳的肉身,还有几位九重高手在尖状大厦前的废墟场地中,参悟高岳传授的气流弹法门,而高岳则以立体圆形阳极图,离开肉壳,使了个障眼法遁走,闯紫宵剑宗去了。
 
    不过,眼下,包括少年高岳在内,所有的人都不知去向。此番的城池已经看不到轮廓,只有一片废墟,废墟之上,只有那座尖状大厦,整体黑光流淌,浑然不动,直插天宇,醒目非常!
 
    紫宵剑尊二人还远远地在高空中飞行,紫宵剑尊看到这座尖状大厦,目光闪烁了一下,但并没有要停留下来的意思。不过,很快,他的脸色大变,猛然失声道“不好!我中计矣!”
 
    如此反差,即便是在身旁的狂刀刀尊也是一愣,道“何事如此惊慌?”
 
    “真是气煞我也!”紫宵剑尊道“已经来不及细说了,此非三言两语所能道耳,稍后还请道兄全力助我,我紫宵剑宗宗门万万不可有失,否则纵然你我战力再增十倍,也是无根浮萍,难以为续,大难只在顷刻即至!”言毕,动用全力,前往紫宵剑宗。而狂刀刀尊见此情形,虽说有些狐疑,但也紧随其后。
 
    究竟是何事使得紫宵剑尊如此惊慌失措?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未完待续……
 
 第一二七章 过去式
 
    话分两头。却说高岳登上大阵之内的所谓高天之上,途中已经收回了大长身,恢复成两三岁孩童大小。高岳的灵魂意识体为灯塔,心识为明灯,远远看去,一目之间,便是眺望到了此大阵的边缘所在,却是一片迷茫的虚空。
 
    这种迷茫和在混沌中的感觉有所不同,有些类似于星空,区别是更加不真实,但高岳却又不能说它不真实,若说它不真实,高岳立刻感受到自己也成为了其中一份子,也会变得不真实起来。
 
    起初高岳还保持着真我明镜的状态,不论外界的一切如何变换,他自浑然不动,始终如一。但随即他就想道“看来,若要进虎穴,先要伪装成虎子!衍经上记载人杀畜,食畜肉,如食豆粕之精,说的就是无论是杀畜,食畜肉,还是食豆粕,其实都是为了达到目的。我将自身衍变成这迷茫中的一份子,想必能看到不同的东西!”想到这里,高岳开始仔细观察这片迷茫虚空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,同时,立体圆形阳极图的知识海洋无时不刻地运转着,要推演出这片虚空的本质所在,最终高岳就能施展变通之法,融入其中。
 
    不过,正在这时,知识海洋剧烈一荡,居然被莫名的东西搅动了一下,使得他原本的推演都被强行打断。
 
    高岳立刻觉得自己的灵魂意识体被剥落了一个缺口,高岳知道,这是他损失了某个次念头。而同时,心识也接收到某个信息。
 
    高岳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“先不理会这个世界究竟是否真实存在,但当初既然我来到这里,占据了少年高岳的肉身,又已见过老年高岳,如今我离开了少年肉身,那具肉身必然会发生变化,凭我的一个念头,还难以对抗,不过,我的念头虽然被他杀死,但这股信息对我而言却是至关重要,我已能推演出某种真相。而且这个少年的我,比我想象中要强大得多,如若他再吞噬了老年高岳和在场众多高手功力,连带着我的气流弹法门,也会被他吸收。到时候我面对的虽说未必就是我自己,但这个对手,却必定是以我少年时期的某种邪念为根基,最后形成的存在。实际上无论是少年高岳还是老年高岳,都已经不是原来的我。真正的高岳,只有我一个!”
 
    如果高岳在此地,则会感到诧异,因为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已经不是处于隐形状态,当初他为了进入紫宵剑宗,可着实费了一番手脚,最终也没有成功,还是大善道人的出现,施展偷天换日的神通,欺骗过五行遁法子体形态,高岳才成功进入阵内。
 
    如今,紫宵剑宗的宗门所在地,是十二座孤峰,其间祥云飘荡,彩霞朵朵,瑞气缭绕,灵秀璀璨,生机勃勃,仙鹤成群,即便是凡人见此景致,也知此乃神仙之住所,只应天上才有!
 
    不过即便紫宵剑宗已经显露了宗门之所在地,老年高岳却依然只能驻足在此,难以踏入其中。
 
    正在这时,却听一个满是揶揄之意的声音响起“那老头,你放弃龙脉,供我吞噬吸收,以为这样就能拖延很长时间么,想要撑死我?哈哈哈,简直是幼稚的老家伙,我的大道一片坦途,不是你这样的失败者能够丈量其能。我也不想过于打击你,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你这糟老头子?不过,你没有选择逃走,居然来到这里?莫非,在你眼中更加看好他?他不过是个窝囊废而已,我且问你,我哪里不如他?”
 
    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少年高岳。
 
    话说当初高岳在阳极地乳中只听到一声“快到碗里来”,之后就来到这个世界。而来到这个世界,他并非灵魂意识体状态,而是寄生在少年高岳的肉身中。少年高岳的肉身在高岳看来还很弱鸡,高岳当时在剑神山与老年高岳斗过一手,少年高岳的肉身难以负荷高岳的武道境地,斗过一手之后就选择了退走,可见少年高岳是三个高岳当中最为弱小的才对。
 
    不过,眼下的场面明显是老年高岳不如少年高岳,连化形的那头龙脉都被少年高岳吞食吸收了。
 
    原来,刚才紫宵剑尊和狂刀刀尊要去找那所谓的契机,却扑了个空,正是因为少年高岳的突然出现,杀死了当初高岳传授气流弹法门的几大九重高手,同时也将高岳寄存在少年高岳肉身中的次念头一并杀死,修为暴增之下,连老年高岳都是落荒而逃,才有了眼下的场面。
 
    不过,此刻老年高岳听到少年高岳的声音,并没有回身对敌,也没有再度逃走,而是叹了口气道“你何必咄咄相逼?你走的道,看似一片坦途,实际上与我相比,未必高明。适才你趁那几人全部进入到修炼的关键时刻,骤然出手,将之全部炼化,成为你的功力,使你的境界接连破阶,才有了和我争锋的可能。不过,你这样的手段,不过是一个大胃王,勉强将自身撑大,抵达道境九重的巅峰已经是终点,你这样的法,只是我的嫁移之法的拓本,成就实在有限,纵然现在你的境界已经高过我又如何?你乃少年高岳,早已成为过去式,你吞噬我,则是成全我,因为只有我才是高岳的未来。”
 
    少年高岳狂笑道“说得头头是道,却不知道我若先将你杀死,再来吸收掉你所有的气运之后,成就出来的人还是不是你这样一个老头?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依旧叹道“你始终都不明白,高岳的命数只要不灭,未来的变化则不会灭!未来即是我,你和他,对我而言,都只是过去式,你们所有的想法,都是为了最终成就我!”
 
    少年高岳哪里肯听这番道理?猛然之间,两手结印,随后但见他十指互扣,朝老年高岳的后背就轰出一击重击。
 
    这一击威力极强,看这势头,居然和当初的三绝兄弟施展的法天象地那一刀,都是不逞多让!
 
    但老年高岳却十分淡然,并没有出手,而是当这一击即将击中他时,他才从容转过身来,用自己的胸膛,主动朝少年高岳的合击重拳迎了上来。
 
    没有任何幸免,老年高岳的整个胸膛都被打爆。可是老年高岳却是轻笑一声“嫁移之法,终极嫁移,重生!”
 
    胸膛虽然被打爆,老年高岳的头颅飞起三丈高,同时一道光闪过,从老年爆开的胸膛中,飞出一道三色光芒,速度快到极致,只一下,就将少年高岳的脑袋齐根斩落。
 
    而老年高岳的头颅,则稳稳地落下来,居然和少年高岳的勃颈断口处相接在一起。老年高岳没有丝毫停顿,张口一吸,没有给少年高岳被斩落的人头丝毫翻盘的可能,这一吸,这颗人头就被老年高岳吸入口中!
 
    “啊啊啊……这怎么可能,我不甘……”最后只留下少年高岳这样